作者:Luke Dallmann1
1 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农业科学系(前 ECHO 工作人员)

[编者注:有关此主题的问题、评论或个人经验,请访问 ECHO 社区对话:非洲 猪瘟病毒]
翻译:李岚(Lan Li)

非洲猪瘟病毒及其对全球猪肉生产的影响

随着全球经济的繁荣,对动物蛋白的需求也在上升。猪肉已成为其肉类消费最多的陆地动物,占全球肉类消费总量的37%(Beltrán-Alcrudo 等人,2017)。亚洲猪肉产量增幅最大(图1),占2018 年全球猪肉产量的55%(FAOSTAT,2018)。自2011 年以来,全球猪肉总产值一直徘徊在3000 亿美元左右(FAOSTAT,2020)。2018 年,随着非洲猪瘟病毒(ASFV)在亚洲的爆发,这一切都改变了。这种致命的病毒导致生猪数量大幅减少,并导致全球猪肉产量和猪肉蛋白消费量大幅减少。据估计,在过去两年中,世界上超过25%的猪死于非洲猪瘟病毒(Niederwerder等人,2020)。

AN46 Figure 1

图 1.1961 年至 2014 年按地区划分的全球生猪数量(x 100 万头) (FAOSTAT, 2016)

非洲猪瘟病毒的起源、描述和分布

非洲猪瘟病毒是阿法尔病毒家族(Asfarviridae)的唯一成员。顾名思义, 非洲猪瘟病毒起源于非洲大陆,目前,这一病毒仍在该地区肆虐。该病毒的宿主 及传播媒介是软体蜱类(鸟形纲)和猪科(穗科)的其他成员。家猪和野猪对这种疾 病高度易感。许多本地野猪一般没有症状,但它们确实是病毒的宿主和传播者 (OIE,2019)。

该病毒的 32 个分离株中的大多数散布在非洲各地。1957 年,其中一个分离 株从西非传入葡萄牙,并蔓延至欧洲、加勒比海部分地区和巴西。很快,后面这 些国家就彻底消灭了这一病毒,但却在西班牙和葡萄牙一直持续到 20 世纪 90 年 代(Beltrán-Alcrudo 等人,2017)。目前在欧洲和亚洲爆发的病毒始于 2007 年, 当时另一株非洲猪瘟病毒从非洲东南部进入格鲁吉亚,并逐渐在欧洲蔓延 (Beltrán-Alcrudo 等人,2017)。2017 年,俄罗斯爆发了非洲猪瘟病毒,并于 2018 年蔓延至中国北方。自 2018 年以来,它已经蔓延到中国和东南亚大部分地区 (Schneider,2020)。

传播与诊断

对非洲猪瘟病毒传播的认识

在非洲,该病毒通过蜱虫和野猪宿主与受感染的家猪直接接触,以及人类意外引入的受感染材料而传播起来。在欧洲,野猪在疾病传播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表 1),而在亚洲,病毒主要从家猪传播到家猪,并由接触受感染物质的人传播 (Beltrán-Alcrudo 等人,2017)。这意味着通过适当的教育和社区强制执行的生 物安全措施,在亚洲完全预防和根除该疾病是可能的。20 世纪 50 年代末亚洲爆 发的疫情就是如此处理的。

AN 46 ASFV Table 1 CHINA
表 1:根据预警系统提交的信息,按区域排列的非洲猪瘟病毒的影响情况(2016- 2020 年;世界动物卫生组织,2020)
 
动物在被传染后 4 至 19 天开始出现感染迹象。猪在出现症状的前两天就可 以传播病毒。一只活得足够久的动物(可能是由于毒性较弱的菌株)在初次感染 后的 70 天内仍具有传染性。非洲猪瘟病毒具有很高的致死性和恢复力;它通过 猪的体液传播,如血液、唾液、眼泪、鼻液、尿液、粪便和生殖道排泄物。血液 携带病毒量较大。 可以通过与其他受感染猪的直接接触,或通过接触或摄入受 感染的材料而被感染。被感染的物质可能是任何携带少量含有病毒的体液的物质。 该病毒在各种环境中都很稳定(表 2)。在 pH 值在 3.9 到 13.4 之间持续存在,并 在冻融循环中存活。该病毒可以在肉类、血液和受污染的表面存活数月。即使是 腌制肉类,如猪肉香肠,也不能杀死病毒,甚至可能会延长病毒的寿命(Beltran- Alcrudo 等人,2017)。这种恢复力影响很大,包括对农场内和周围的人员和车辆 流动的担忧。应该指出的是,没有证据表明非洲猪瘟病毒会影响人类,或感染肉 制品会对人类造成伤害.
AN 46 ASFV Table 2 CHINA
表2. 非洲猪瘟病毒在各种环境条件下的复原力(Beltrán-Alcrudo等人,2017)。

 

诊断

无法仅通过目测症状来诊断非洲猪瘟病毒。最有说服力的证据是雄雌猪的死 亡数量突然增加。症状差异很大,取决于病毒的毒力、猪的品种、接触剂量、接 触途径和该地区病毒的流行性质。致命性较低的病毒的死亡率将低于 60%,有些 甚至低至 10%。然而,亚洲目前拥有非常强力的毒株,死亡率可高达 100%(Beltrán-Alcrudo 等人,2017)。

出现严重(极急性的)症状的动物通常会高烧 41-42°C(比正常高出 3-4°C; Birmingham & Quesenberry,2000),并可能在出现任何临床症状之前几天就死 亡。稍微严重(急性)症状的死亡时间会延迟,足以表现出症状,但仍会导致 90%- 100%的死亡率。动物会发烧 40-42°C,呼吸频率加快,食欲不振,行动迟缓。通 常死亡最早发生在症状出现后 6 至 11 天。

感染非洲猪瘟病毒的猪可能出现以下症状:

  • 耳朵、腹部和/或后腿上出现蓝紫色区域和皮肤内部或外部有带血区域(斑点 状或延伸)。
  • 眼和鼻有分泌物。
  • 胸部、腹部、会阴、尾部和腿部皮肤变红。 •便秘或腹泻,排泄物可能从粘液恶化为血液。
  • 呕吐。
  • 怀孕母猪在怀孕各个阶段流产。
  • 鼻/口有血沫,眼睛流出分泌物。
  • 尾巴周围可能沾满了带血粪便。(Beltrán-Alcrudo 等人,2017)。

粮农组织《非洲猪瘟病毒检测和诊断手册》(粮农组织,2010)提供了在感染 猪的尸检中发现的非洲猪瘟病毒症状的清单。通常几种症状同时存在(图 2):

  • 皮下出血。
  • 心脏积液过多(心包积液呈黄色)和体腔(胸腔积液、腹水)。
  • 心脏表面(心外膜)、膀胱和肾脏(皮质和肾盂)上有瘀点(精细的出血伤口)。 • 肺部可能出现充血和瘀斑,气管和支气管出现泡沫,严重的肺泡和间质性肺 水肿(水肿)。
  • 胃、小肠和大肠出现瘀点、瘀斑(较大的出血)和过多的凝血。
  • 肝炎(肝)充血和胆囊出血。

**不建议训练有素的兽医或畜牧当局不在场的情况下进行尸检,否则含病毒污染

AN46 Figure 2 enhanced

Figure 2. Clinical symptoms of acute African Swine Fever (Belrán-Alcrudo et al., 2017).

病毒很容易与其他几种疾病容易混淆,诊断困难。因此在实验室检测确认之 前,无法准确诊断非洲猪瘟病毒。猪瘟、丹毒、钓鱼、沙门氏菌等败血症很容易 与非洲猪瘟病毒混淆。建议生产商在得到兽医专业人员确认之前,不要盲目进行 预后管理。

与疾病抗争

预防与控制

在撰写文章(2021)时,尽管疫苗合成过程顺利,但还没有研发出非洲猪瘟病 毒的疫苗。如果成功疫苗会成为最好的预防措施。在缺乏有效疫苗的情况下,以 持久的生物安全措施防止非洲猪瘟病毒的传播,并在发现疫情后根除该疾病是减 轻其影响的关键。

每个农场不同,应对感染威胁的方式也不同。所有工作人员都应意识到,为 避免受到这种致命病毒的威胁,需要制定一份详细的生物安全计划,并各自对其 负责。要求工作人员和其他人帮助确定可能的感染途径,为制定计划出谋划策。 预防和控制始于所有参与农场经营的人对非洲猪瘟病毒的严重性及其传播机制 有清晰的认识。人类被认为是非洲猪瘟病毒的主要传播者,他们很容易在靴子、 衣服或其他材料上携带病毒,因此我们应该具备群体意识。

生物安全计划可以很简单,只需列出疾病威胁及其切入点,然后制定消除或 最小化这些威胁的方法。粮农组织建议生物安全的三个步骤:(1)隔离,(2)卫生, 和(3)消毒(粮农组织,2010)。

隔离

隔离是将牲畜与任何可能的污染物进行物理隔离。污染可以从许多来源进入 农场,例如其他猪和猪产品;猪垫料和猪粪;附近生产产生的水流;猪精液;靴 子或衣服、饲料、车辆或其他动物。最好的做法是将猪与外面的猪群隔离开来, 只有必要人员才能接触猪。应考虑并尽量减少员工与农场外猪的接触。出于谨慎, 可在猪圈内外分别穿不同的鞋和衣服。为了尽量减少感染的机会,让所有员工一 天的工作应该从直接接触猪开始,然后远离猪再去其他可能感染的区域或去接触 被隔离的猪。不能弄反了。

卫生措施

在接触猪之前,任何人或物体都应适当清洁。使用消毒剂不起作用,消毒剂 通常不能穿透像泥土或粪便这样的东西,这可能会成为非洲猪瘟病毒的输入点。 世界各地的许多养猪场都会要求员工更换鞋子和衣服,并在进入养猪区域之前洗 澡。轮胎胎面可能藏有受感染的物质,因此有必要认真清洗和仔细检查,以清除 可能会散落在养猪场的物质。

消毒

物理清洗后,应使用经批准用于非洲猪瘟病毒的消毒剂。非洲猪瘟病毒被密 集包裹,很难用消毒剂杀死。所有消毒剂都需要相当长的接触时间才能杀死病毒。 因此,重要的是不要仓促进行消毒步骤,而是在消毒前彻底清洁,以最大限度地 延长接触时间。氯是一种可行的消毒剂(0.5%作用 30 分钟),以及碘、乙醚、氯 仿、福尔马林(30 分钟)和烧碱(NaOH;8/1000 作用 30 分钟;世界动物卫生组织,

2019)。在进入农场之前用消毒液清洗可以为靴子提供卫生保障。建议在足浴后 用踩一踩石灰,将 pH 值提高到高于病毒可以存活的范围。消毒剂和石灰浸泡也 可以用于车辆,但是时间必须足够长,以覆盖整个轮胎圆周。洗过的轮胎应该在 进入消毒浴之前晾干(P.Quesenberry 博士,个人沟通,2020 年 9 月 3 日)。

AN 46 ASFV Table 3 CHINA
表 3.防止非洲猪瘟病毒的操作步骤
 

如果处理得当,热处理是有效灭活病毒的方法。1967 年的一项研究发现,非 洲猪瘟病毒在 37°C时可以存活 11-22 天,但在更高的温度下会很快灭活。它在 56°C下只能存活 1 小时,在 60°C下只存活 15 分钟(Mazur-Panasiuk 等人,2019)。 粮农组织建议潜在污染的饲料应该在 70°C下煮 30 分钟(Beltrán-Alcrudo 等人, 2017)。这对残羹喂养(食物残渣喂养)很有用,残羹喂养目前是病毒的主要传播 途径。

社区预防

不可能阻止非洲猪瘟病毒进入一个社区的每一个可能的入口,但如果一个社 区能就一些基本指导方针达成一致,就可以防止或充分减少病毒的传播。首当其 冲的是同意圏养猪。最近的一项研究着眼于东帝汶管理非洲猪瘟病毒的第一步, 在那里几乎没有实施生物安全。这项研究显示,没有围栏的猪比有围栏的猪的损 失要大得多(Barnes 等人,2020)。这种社区级别的讨论可能涉及小团体,也可能 涉及大团体,并可能采取很多不同的方式。每个社区都会有所不同,也面临不同 的挑战,但对话和达成共识的是将非洲猪瘟病毒排除在社区之外并减缓疾病传播的关键。

非洲猪瘟病毒很容易在亚洲国家之间传播。跨境走私猪产品被怀疑是这种传播的主要媒介,许多政府已经非常重视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充分配合,了解并遵 守当地政府关于报告和处理受感染猪的规定。

社区讨论主题:

  • 生猪围栏;
  • 禁止自由活动的啮齿动物、狗和其他动物进入猪区;
  • 禁止无关人员进入猪圈;
  • 清洁鞋子上的粪便;
  • 为生物安全管理种猪;
  • 不能将猪移入或移出当地(特别是死于疾病的猪);
  • 以生物安全方式购买、储存和销售饲料。

小农户仍然是亚洲猪肉生产的主要贡献者。“小农”或“小规模养猪场”通 常被定义为饲养 1 至 100 头猪的养殖场(Nga 等人,2015 年;粮农组织,2010)。 越南 2015 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小农提供了国内猪肉消费的大约 80%(Nga 等人, 2015)。在中国,猪肉价格飙升是因为该国生猪数量减少了超过一半(Shneider, 2020)。这种价格上涨,就像许多其他东南亚国家的情况一样,可能会为那些传 播非洲猪瘟病毒的业务提供良好的机会,特别是在当地销售的生产商。一些国家 已经实施了国际限制(Shen&Look,2020),让当地市场成为更稳定的猪肉来源。

猪肉价格的上涨也可能为鸡、鱼、牛肉和其他牲畜的销售提供机会,以填补 蛋白质缺口。许多小生产者可能会考虑进一步使动物生产多样化,以将风险降至 最低,并从市场对蛋白质的高需求中获利。

结论

非洲猪瘟病毒是近年来亚洲小规模农民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带来了造成极 大损失和改变生活的风险。一项又一项研究确定小农和散户农民是非洲猪瘟病毒 的主要传播群体,特别容易受到其影响(Nga 等人,2015 年;粮农组织,2020 年;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2020 年;Barnes 等人,2020)。该地区的几起疫情已被各自 的政府归类为“后院”病例(图 3),这为谴责散养留下空间,也为政府的援助和 立法继续偏向于更有能力实施适当生物安全措施的大型常规养猪场提供了空间。 如果不采取行动,法规有可能有效地排出了猪肉行业的小农部分。当前,对于重 视和依赖小规模综合养猪场的社区来说,已经到了做出社区层面的决定以阻止非 洲猪瘟病毒的传播的关键时刻。

AN46 figure 3

图 3.关于 2020 年 9 月以来暴发源和传播的 OIE 报告(世界动物卫生信息和分析 部(OIE))。

参考文献

Barnes, T. S., Morais, O., Cargill, C., Parke, C. R., Urlings, A. (2020). First Steps in Managing the Challenge of African Swine Fever in Timore-Leste. One Health. Vol (10). https://doi.org/10.1016/j.onehlt.2020.100151.

Beltrán-Alcrudo, D., Arias, M., Gallardo, C., Kramer, S. & Penrith, M.L. (2017). African Swine Fever: Detection and Diagnosis – A Manual for Veterinarians. FAO Animal Production and Health Manual No. 19.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FAO). 

Birmingham, M., Quesenberry P. (2000). Where there is no Animal Doctor. Seattle, WA. USA: Christian Veterinary Mission.

Cunningham, M., Latour, M. A., & Acker, D. (2005). Animal Science and Industry. Upper Saddle River, NJ: Pearson Prentice Hall.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2020). FAOSTAT Statistical Database. Retrieved October 10, 2020, from http://www.fao.org/faostat/en/#data/QV/visualize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2010). Good Practices for Biosecurity in the Pig Sector- Issues and Options in Developing and Transition Countries. FAO Animal Production and Health Manual. Retrieved on Sept 12, 2020, from: http://www.fao.org/3/a-i1435e.pdf 

Iowa State University. (2020). African Swine Fever Technical Fact Sheet. The Center for Food Security and Public Health. Retrieved August 29, 2020, from http://www.cfsph.iastate.edu/DiseaseInfo/disease.php?name=african-swine-fever&lang=en 

Mazur-Panasiuk, N., Żmudzki, J., Woźniakowski, G. (2019). African Swine Fever Virus – Persistence in Different Environmental Conditions and the Possibility of its Indirect Transmission. Journal of Veterinary Research. http://doi.org/10.2478/jvetres-2019-0058

Nga, N.T.D, Lapar, L., Unger, F., Hung, P. V., Ha, D. N., Huyen, N. T. T., Long, T. V., Be, D. T. (2015). Household Pork Consumption and Behavior in Vietnam: Implications for Pro-Smallholder Pig Value Chain Upgrading. Conference on International Research on Food Security, Natural Resource Management and Rural Development. Retrieved August 21, 2020 from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302904120 Household pork consumption behavior in Vietnam Implications for pro-smallholder pig value chain upgrading 

Niederwerder, M. C., Dee, S., Diel, D. G., Stoian, A. M., Constance, L. A., Olcha, M., Petrovan, V., Patterson, G., Cino-Ozuna, A.G., & Rowland, R. R. (2020). Mitigating the risk of African Swine Fever Virus in Feed with Anti-Viral Chemical Additives. Transboundary and Emerging Diseases. https://doi.org/10.1111/tbed.13699

OIE. (2020). Global Situation of African Swine Fever. Retrieved August 16, 2020, from https://www.oie.int/en/disease/african-swine-fever/ 

OIE. (2019). African Swine Fever. Retrieved August 1, 2020, from https://www.oie.int/en/disease/african-swine-fever/

Schneider, M. (2020, February 17). The Pork Fix: African Swine Fever and the Opportunity of Crisis in China’s Pork Industry. [Video file]. Retrieved August 01, 2020, from https://ecommons.cornell.edu/handle/1813/69876

Shen, F., Look, C. (2020). African Swine Fever: China Bans German Pork Over Fears of Deadly Hog Disease. Bloomberg Business. Retrieved September 12, 2020, from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9-12/china-bans-german-pork-imports-over-swine-fever-cases
 


地区

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