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Keith Mikkelson (菲律宾巴拉望公主港市 Aloha 之家的执行董事)


【编者(AB)注:为了给这个孤儿院和当地消费者提 供营养浓缩且农户自产的食物,Keith 在公主港的 Aloha 之家已经进行了 15 年的可持续农业实验。去年 5 月我有幸在 Aloha 之家 拜访了 Keith 和他的家人,第 2 界 ECHO 亚洲可持续农业研讨会在这里召开。让 我印象深刻的是在小型土地上他们使用非常少的非农业投入就能获得成功。 Keith 一直不断慷慨地把他的经验和知识分享给访问者和广大的 ECHO 网络。在 《ECHO 亚洲期刊 20》中,Keith 分享了农户自产鱼食。这期,Keith 分享农户 自制猪食的一些基本知识。】

介绍

农户自产肥料为更加可持续的农业系统作出了贡献。农作物残渣和动物粪 便都是养分循环的一部分,通过使用喜温堆肥、蚯蚓培养,波卡西或绿肥等可 以降低投入。如果农民管理好和使用好他们已有的资源,农户自产饲料也能降 低花费。例如,农民可以使用规划好的牧草来养牛从而发展畜牧业;用作物残 渣和副产品(例如乳清和脱脂乳)来制造猪饲料;种植豆科灌木来养羊;发展 浮萍和其他水生植物作为辅助饲料。 因为家养动物品种增加,一个勤勉的农民找到了增加营养流动从而优化他 的系统的方法和手段。这篇文章将描述小型农户成功制作猪饲料的必要的方法 和技术。当你阅读这篇文章时,记住一个农民首先应该(更被动地)充分开发 大量的现有系统,然后只是考虑强化整体经营(图 1)。

 

Hog Feed Production 1

图 1:喂食策略

重点:很多杂志,论文和指导手册都反对一个趋势。这个趋势是在没有第一评 价的情况下放弃建立为更密集的系统饲料生产的方法,相反要在一个准备充分 且资本化和现实允许的时期里发展新技术。

对ALOHA系统的回顾

当我们开始计划猪的喂养规则时,我们就要确保农业和非农业饲料资源都有, 以防万一。这很重要但是常常被忽视。来自于Skillicorn的建议是值得注意的: “大多数农民都不维护准备一个完整的喂食区域所需要的元素或者不准备混合和 制丸的机器。因此,他们不得不一直保证首选市场上的资源,这样就不是一个 简单了管理活动了”(Skillicorn, 1993)。在Aloha之家,我们购买来自于当地的 资源的鱼食、米糠和干椰子仁。当我们购买的蛋白质供应短缺时,我也有很多 不同品种的豆科灌木、树和浮萍。 我们主要饲养兰德瑞斯猪(Landrace,)、杜洛克猪(Duroc,)和大白猪 (Large White),还有其他当地流行的品种和对集约化喂食活动反映良好的杂 交品种。对这些品种的经验都是一致的,使用了我们的发酵饲料后都快速增 长。大白、杜洛克和兰德瑞斯猪都是在商业养殖者和可靠的后院养殖者那里可 现成获得的,现在他们也转向了我们的系统。 在菲律宾巴拉望我们的区域,本地猪是现代品种的替代。因为有种植牧草 和块茎的草场它们的经济效益增加。在一个牧草系统里,饲养这些野猪的最大 的挑战是保持它们健康和圈的成本可负担。如果没有被圈养在适当的地方,它 们有力的鼻子和挖根的能力会帮助它们逃跑。与其放养,当地的猪一般都是被 栓着养的。因为它们常常跟家养宠物争夺残羹冷炙,导致发育不良,同时也会 被寄生虫困扰(图2)。国际上,基本构建指南说在比较脏的地方养殖和圈养是 不推荐的。佛罗里达大学建议每头本地猪需要24平方米(Meyer, 1993)。

Hog Feed Production 2

图2. 拴着的野猪(巴拉望髯猪 Sus ahoenobarbus)

在菲律宾,内格罗斯犹猪(Negros Warty Pig (Sus cebifrons negrinus))、 巴拉望髯猪(Palawan Bearded Pig (Sus ahoenobarbus))和新品种猪杂交已经获 得了一些成功,但是很难做到饲料转化和体重增加。英国饲养野猪的农民把纯 野公猪和当地母猪(通常是塔姆沃斯猪)杂交从而使每窝产量增加,从纯野猪 的平均5只到杂交猪的9只(“是独立生存的野生纯种野猪”)。杂交优势是提供 更好的饲料转化率,杂交猪应该能从发酵饲料中获益。但是,就算有更好的饲 料转化率,增加的胴体重并不能与增加的成本相匹配。

以下将讨论新品种猪品种降低饲料花费、快速增加体重并饲养在水泥或者 锯木屑的有管理的环境中的方法和好处。在Aloha之家,我们已经使用了一个 “免冲洗”的快乐猪协议,通过不同的自然农业网络来推广。这个系统的完整描 述请看我的书《热带地区实现可持续发展农业的自然农作系统》。在这个系统 中,猪被饲养在1米深的木屑圈里,每天把EM加入食物和水,并且每周喷在圈 里。母猪甚至很享受在这种深圈里产仔,还享受发酵食物(图3和4)。

Hog Feed Production 3

图3:在EM处理过的木屑圈里的快乐猪

Hog Feed Production 4图4:通过提供高质量的农户自产饲料和细微的家畜石灰,小猪生产趋于成 熟。

饲料资源

很多饲料原料在大多数国家都可获得。如果有可能的话确保你获得最佳质 量。也要注意,在一些发展中国家的产业范式中饲料项目并不是可行的或有利 可图的!

选择高质量的投入

玉米喂养猪是由于在工业化国家低成本玉米生产供过于求带来的现象。新 品种玉米有较高的碳水化合物水平和相对较低的蛋白质水平。相比之下,米糠 的粗蛋白质含量是玉米的两倍,通常还更便宜。在自然喂养系统中,蛋白质是 家畜性状和生长性的第一限制因素;购买的话它最昂贵。如果你想让不同年龄 段的动物保持合适的蛋白质水平,任何其他东西都需要和你的自然食物平衡。 为了制造你的猪食,你要购买蛋白质。传统的玉米喂养方式采用的品种比已经 渗透到我们供应链中流行的马齿玉米蛋白质含量高(流行品种会有草甘膦残留 并且常常是转基因品种)。Aloha之家所在的巴拉望,玉米的价格是米糠的两倍 但是蛋白质含量只是它的一半,所以玉米蛋白质的价格是大米蛋白质的四倍。 我们想要为我们的猪提供自然且经济的食物,从而能确保最好的终端产品。

世界上最独特的农作物和农作物残渣的使用

创新的喂食方案存在于许多不同国家。花生皮、玉米杆、卷心菜残渣和香 蕉树杆都是菲律宾用做猪食产品的有用的农业副产品。棉兰老岛和吕宋岛也用 干 木 薯 。 在 巴 拉 望 , 从 湿 地 森 林 的 底 层 收 获 的 被 称 为 疣 柄 魔 芋 (Amorphophallus paeoniifolius)的野生天南星科植物,切成薄片和切碎可以作 为饲料(图5)。在印度,为了获取可食用的块茎不同品种的天南星植物被种 植,被称为象脚山药。

Hog Feed Production 5

图5:菲律宾巴拉望的Amorphophallus paeoniifolius---魔芋(elephant foot yam)

在泰国,香蕉杆发酵后可以作为猪食。新鲜的香蕉杆切片和切碎后与糖和 岩盐混合(比例是:100kg碎杆:4kg糖:1kg岩盐),然后在一个桶中经过3天 发酵。加入多种自然产的微生物以强化发酵过程。3天后,把发酵产物与相等重 量的高蛋白麸皮和鱼粉混合(Tancho, 2015)。【编者注:更多关于这些自然 农业猪食制作方法的文献和细节,请看Arnat Tancho’s 博士的书《自然农业卡 通》,ECHO亚洲办公室有英语、泰语高棉语】 在肯尼亚,甜薯的藤对牲畜也是有价值的副产品。把藤切碎并与EM1混合 发酵。额外加入玉米粉和蛋白质来强化性能(“怎样在你的农场制造你自己的猪 食”,2015)。

收割-搬运型豆科和乔本类植物

对于动物来说乔本类植物是一种重要的牧草资源。Martin博士说:“热带地 区消费的牧草大约75%是乔本类植物”( Martin, 1993)。在Aloha之家,我们 种植了不同种类的饲料作物,通过收割和搬运给我们的猪提供食物(图6:比起 刨根的家畜,人类能更好地小心收割并保持植物完整)。在我们的水回收系统 里我们种香根草(Chrysopogon zizanioides (Vetiver))来固定陡坡和管理沼泽 地。我也把它用做一种牧草;在雨季,我们会以一定频率来收割嫩香根草并维 持草料营养价值。我也利用新割的象草(Pennisetum purpureum(纳皮尔)) 来作为猪和牛的草料。

Hog Feed Production 6

表 1:猪初始饲料的成本比较

Hog Feed Production 7图6. 收割-搬运——猪更喜欢食用嫩香根草

在Aloha之家,从2001年起我们就开始利用陡坡农地技术(SALT)系统。 这个系统使用豆科植物和多年生灌木来固定山边缘的土壤,同时也结合老一些 一年生的巷道作物。发酵过的豆科植物是蛋白质和维生素的重要来源,还包括 可以提高食物可消化性酶(Watson, 1985)。多年来,我们从这些多产者这里 储存了很多种子,比开始的储存量扩大了。我们已经为金钱草(Desmodium rensonii ( 当 地 名 字 : Ticktrefoil ) , 千 斤 拔 ( Flemingia congesta (Malabalatong) ) , 木 蓝 ( Indigofera ) , 墨 西 哥 丁 香 ( Gliricidia sepium (Kakawate or Madre de Cacao)), 银合欢(Leucaena leucocephala (IpilIpil)),和金合欢(Mangium acacia)建立的平台和勾勒了轮廓。所有这些豆 科植物都是有价值的发酵饲料(《氮混合树启动指南》“Nitrogen Fixing Trees Start Up Guide”,2008)。

发酵绿植

使用农作物残渣让饲料成本更低。在 Aloha 之家,豆科植物包括花生皮, 墨西哥丁香(Gliricidia sepium),银合欢(Leucaena leucocephala),千斤拔 (Flemingia congesta),金钱草(Desmodium rensonii),和葛根(Pueraria lobata(Kudzu))都已经成功应用。辣木和浮萍也被使用。在韩国自然农业 (Korean Natural Farming (KNF))网络中,某些添加剂因为所谓的有害作用被 避免用在猪食中。因为我们在 Aloha 之家使用的是 KNF 猪食系统,所以不使用 豆藤或木薯叶,因为有不好的副作用的报道。虽然副作用没有充分的记录,但 是为了防范于未然我们还是避免使用,当然我们还有很多其他替代品。介绍一 个新的元素到一个配方里的协议都走得很慢,每次只加一种新元素才能区别这 些元素有什么作用,也是为了防范不良影响。要跟踪体重增加并与正常生长做 比较。如果出现腹泻,去除试验的元素回头使用已经验证过的饲料成分。

碾米机机副产品的资源化

为了给你的幼猪制造一种成功的混合饲料,你必须寻找高品质的投入,其 实很多都来源于当地的碾米机。对家畜来说,“D1”米糠(详细介绍如下)被认 为是很优质的。其他等级差一点的(D2 到 D4)应该避免使用,因为蛋白质含 量较低而难消化的纤维百分比较高(例如,纤维素)。更多信息参见我的书的 注释部分“初级磨米机(the Rice Mill Primer)”(Mikkelson, 2005)。其他作物 (玉米、小麦等)的糠也能使用,但是要注意粗蛋白的水平有限。高质量的米 糠有12%到14%的粗蛋白,但是大多数的现代玉米品种只有一半的粗蛋白含 量。 椰肉粉是椰子肉提取物的副产品,能从榨油机里获得这种东西。椰肉粉包 含24%的粗蛋白,你的配方里这种东西的重量应该限制在10%。它包含了高质 量的蛋白质但是脂肪含量也很高(与黑水虻相似)。饮食中太多的脂肪会导致 腹泻,同时因为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质的供应减少从而牺牲重量。因为在我们这 个地区,椰肉粉价格很便宜,我们的配方里依然值得包含一些椰肉粉,但是最 多10%。发酵(以下会讨论)能进一步促进椰肉粉蛋白质的消化吸收。

碾米机的挑战Rice Mill Challenges

大型Cono碾米机能生产高精米(通常高去壳米标为“WMR”),它留下的副 产品作为饲料配方是很有价值的(图7)。与其他的大米附加产品相比,这种 D1米糠维生素、矿物质和蛋白质含量最高。

在很多地方,只有一些小的磨米机(有时叫“佐竹磨米机(Satake Mills)”)可以获得附加产品。这些磨米机不能高精度磨米,只能贴“RMR” (标 准去壳米)标。佐竹磨米机只能生产D2米糠;它次于D1米糠,但是对于Aloha之 家的配方是可以用的,只是比基础配方额外再增加25%的鱼粉。

Hog Feed Production 8

图7:初级碾米机

浮萍

很多浮萍和水生植物含有很高的蛋白质。水生植物会在有充足养料提供的 池塘长得好。他们能用作猪食,相比购买昂贵的饲料,它们作为节约成本的添 加物是很优秀的。如果能有效培养和收割,能使用的浮萍包括满江红属 (Azolla spp),緑萍(duckweed)(多个属类和品种),槐叶萍属(Salvinia spp)。作为饲料资源,猪和家禽等杂食动物都乐意吃大量的绿植。生产的设备 包括分开的专用水池、容器或水槽、和鱼类养殖的保护筏。记住,任何种植在 鱼塘里的饲料作物都必须被保护或与鱼隔开;否则鱼就会过度生长,最终耗尽 植物(图8)!

Hog Feed Production 9

图8:Aloha之家的满江红和槐叶萍的生产

在印度的实验中发现,相比浮萍 Lemna minor(普通绿萍), 牵牛花属 Ipomoea reptans (牵牛花), 菱属 Trapa natans (菱角), and 满江红 Salvinia cucullata (常常与槐叶萍混淆),绿萍和牵牛花都有很好的饲料转化率和很高 的蛋白质:分别是 28%和 32%(Kalita, 2007)。这两种都能作为很好的饲料作物。 据报道有 19-30%的蛋白质含量的槐叶萍 Azolla (Azolla caroliniana)是另一种快 速生长的浮萍,我希望已经包含在这个印度研究中。 要小心不要过度收割这些植物,不然就不可持续生产。作为一个一般的规 则 (在理想情况下), 每个星期收割的漂浮物质不应该超过一半(或者每天是总量 的七分之一)。这个技巧是为了保持植物处在快速生长阶段,所以你必须模拟 哪种收割方法对你的系统生产率更高。槐叶萍耐流水性比绿萍好。满江红生长 最快,但是也非常具有侵略性。

球状饲料

如果你追求强化的猪肉产品,值得考虑使用浓缩饲料。但是,商业饲料非 常昂贵。ECHO 技术期刊上的渔业(Murnyak, 2010)文章例举了多种普遍使用 的辅助饲料:米糠,碾米机金属屑,白蚁,残羹剩饭,玉米糠和多种绿叶 (Murnyak, 2010)。球状饲料不是必须的,但是做成球状更“流行”更“科学”。 制造球状饲料增加的管理和劳动成本比生长的收获高。猪很喜欢吃糊状或捣碎 的发酵食物。

大豆和GMO作物的资料问题

因为大豆的有害影响,Aloha之家不使用大豆。植物雌激素和酶抑制剂对牲 畜和人类都是有不利影响的。关于大豆的担忧的相关材料如下:

  1. 大豆的高植物酸会降低身体对钙、镁、铜、铁和锌的吸收作用。传统的 处理方法包括浸泡、发芽和长时间慢煮都不能让大豆的植物酸中性化。 高植物酸的饮食也会导致儿童的生长问题。
  2. 大豆的胰蛋白酶抑制剂会干扰蛋白质的吸收还可能导致胰腺失调。在试 验动物身上发现,包含胰蛋白酶抑制剂的大豆导致生长萎缩。
  3. 大豆植物雌激素(例如plant estrogens)会破坏内分泌功能,还有导致 不孕不育的可能性,并且加大成年女性的乳腺癌风险。
  4.  大豆的植物雌激素是强力的抗甲状腺药剂可能会导致甲状腺癌。婴儿大 豆配方的提供已经与自身免疫的甲状腺疾病联系在一起。
  5. 大豆里面的维生素B12的同型物不能吸收,实际上会增加身体对B12的需 求。

(Nienhiser, 2003) GMOs (基因改造生物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s) 也存在潜在问题。最 近一项研究把猪身上的癌症与给他们提供的GMO大豆和玉米联系在一起 (Carman, n.d.)。因为有很多其他的选择,我们就选择避免在Aloha之家使用 GMOs。

农户自产猪食和配方

根据实验和小心的记录,猪肉农户可以给他们自己提供高质量的猪食。在 很多国家,农民会购买现成的元素进行节约成本的生产。但是,农户自产元素 会使猪食更经济!在Aloha之家,两个人不足1小时就能生产200kg潮饲料。

发酵的好处

经过生产过程中某些有益微生物的发酵活动能提高猪饲料的可消化性和并 延长猪饲料的保质期。一项研究显示,微生物可以使椰肉饼里的粗蛋白含量从 17.24%增加到31.22%。氨基酸剖析也发现有很大提高(Cruz, 1997)。 [作者注:除猪食之外,Aloha之家在细菌的多种益生素组的帮助下,我们也发 酵鸡、鸭和鱼的饲料。但是,我们不把发酵物作为反刍动物的食物(这个知识 将在另一篇EAN中涉及)。] 在发酵你的饲料的时候,请确保使用没有交叉污染的野生病原体并且已经 被验证的菌株、我们使用EM-1,是一种经过实验室测试,并被菲律宾农业部和 渔业水产资源局批准,用于牲畜和水产养殖的商业产品。EM-1是日本冲绳县琉 球大学Dr. Teruo Higa博士配方制造的,并在100个国家都可获得。泰国现在提 供的EM-1比日本还多。 EM-1包含健康的乳酸杆菌,光合细菌,有益的酵母菌等等。这些微生物吃 糖和其他碳水化合物,创造次生代谢物的同时增加饲料的营养。这些益生素的 价值非常高。我的书《热带地区可持续发展农业的自然农作系统》是EM技术的 使用者指南。在网上可以获得免费的PDF下载或者通过ECHO书店获得。 如果EM-1无法获得,请尝试使用干酪乳清或者酸奶乳清,材料来源于一个 当地的乳制品厂。先从小份量开始,用相同份量的乳清替代如下配方中的EM- 1,如果没有不好的影响,接下来的批次可以增加用量。好的发酵物两个星期之 后应该发出甜和酸的味道。如果发出像臭鸡蛋(硫化物)一样的味道或存在黑 霉,一定不能再喂给你的猪。作为替代,把你这小份量失败的实验品混成一堆 用它做肥料。 另一个EM-1的替代物是使用本土微生物(IMOs)。在KNF(韩国自然农 业)系统中,“材料就是用糖、盐和IMO溶液混合。”【编者注:更多关于制 造和使用IMOs的信息,请看在ECHOcommunity.org上的展示“亚洲自然农业的 介绍(An Introduction to Asian Natural Farming)”】

初始配方

以下是一个很好的配方,是创造你自己的饲料的起点。根据你可获得的原 料和你的自制饲料的表现,必须保持记录和调整元素!列出的成本和我们所处 的地方是相关的,并且可能每个地方还不同。

Hog Feed Production 11

Table 2. Hog starter feed (weaning to 18 kg.).

混合顺序和水份含量

确保你有一个干净、光滑的混凝土地面来混合你的饲料。发酵猪食时,我 们首先要混合所有的干材料(米糠、椰肉粉等)。然后我们混入绿植(例如槐 叶萍、绿萍、豆类)和作物残渣,这样,干的材料就会套上湿的绿植。然后我 们加入100毫升EM-1和100毫升糖蜜与10升水的混合物。我们需要的混合物的 水份含量应该保持在30到50%;你可能需要加入额外的水来达到这个目标湿 度。 一个对水份含量是否在30-50%的简单实地测试就是“球试验”。用两只手捧 起一份饲料并轻轻地把它压成一个球。如果它粘在一起并且不滴水,它的湿度 就已经达到了目标值。恭喜!但是如果球不能粘在一起,说明混合物太干。小 心地增加一些水,然后再测试一下。如果有水分滴下来,说明它超过了目标湿 度,你需要加入额外的比例合适的配方中的干材料来降低湿度。不要只是加入 米糠因为你将让配方打折并且它的表现将变得不太好。 充分混合所有的元素并保持30-50%的湿度之后,我们把它在密封的桶内压 紧并发酵2个星期。(图9)这样将确保材料中的湿度更统一,并且能获得比新 鲜饲料混合物更好的最终产物。

Hog Feed Production 10

图9.菲律宾农民把用EM处理过的饲料装进食品用密封容器里。经过两个星期发 酵就准备好了。

 

新品种猪的配方

在制造你的饲料时,必须精确地测量和称重每种成分,并记录每个实验混 合物的表现。保留一些猪采用当前的饲料系统(作为实验控制组),这样你就 可以做比较。一个月后,比较采用新饲料和控制组的猪的重量。 我们鼓励你使用你的地区易得的材料。学会基于定期的实验来优化你自己 的混合物。电子表格有助于调整投入和配置饲料。多个月的记录之后,你将能 衡量你的自产饲料的益处。粗蛋白是一个很好的出发点;我们发现如果我们基 于粗蛋白含量来配置好我们的混合物,接下来它就会照顾好自己。之前我们讨 论过浮萍并把它们作为新鲜饲料或者发酵后来使用。浮萍品种很多,可以使投 入变得广泛。你可以使用绿萍、满江红和槐叶萍的综合物来作为你的低成本、 高质量的猪食的成分。请学会培养这些材料。买他们的话太贵!螺旋藻 (Spirulina)(藻青菌,也被认为是蓝绿藻)是一种浮萍可能的替代物。全世 界超过30%的螺旋藻产品用作非人类食物的原料(Belay, n.d)。根据混合效果 其他替代物也已经被开发出来,例如尼日利亚用水葫芦(Igbinosun, 1988)。 我没有使用水葫芦的经验,因为在我的实验中它的结果不好,所以我就没有推 荐,如果你尝试,请把你的结果发给我们! 

维生素和矿物质Vitamins and Minerals

来自石磨的微量的碎石粉将提供切的绿植或浮萍无法提供的矿物质 (Murnyak, 2010)。如果我们没有石粉,请加入总混合物质量1%的有机辣 木。饲料厂农业供应商提供的磨细的牲畜用石灰石也能加入,从而支持骨头生 长和母猪产奶。

猪的喂食安排和蛋白质调整

蛋白质是一个强化饲料操作的比较昂贵的部分,你不应该超过需要来使 用。如果绿植不能收割和运输,就应该根据猪的生长阶段来制定一个蛋白质减 少计划,从而使用更少的较昂贵的饲料(图 10)。我们参照已经固定下来的来 自密苏里大学的猪营养指南(Rea, 1993)。根据生长阶段不同猪需要的蛋白质 也不同。为了最小化成本,请确保把你的最昂贵的蛋白质放在最合适的阶段。 在我们的例子里,鱼粉成本最高,根据我们的动物的发展需要我们减少了使 用。初始饲料是从断奶到 18 千克使用的。它包含 18%的蛋白质(表 1).这么 高的蛋白质饲料防止在早期阶段生长迟缓。当猪处于“生长阶段”(18-50 千 克)时蛋白质减少到 16%;在这个阶段我们把鱼粉减少到 3 千克。为了经济生 产,在“完成阶段”(50 千克到宰割)只需要 14%粗蛋白。在我们的配方里,完 成阶段的可以调整减少鱼粉到 2 千克多。所有其他的材料一直一样。使用自制 发酵猪饲料比商业饲料更节约动物更健康(表 1)。

Hog Feed Production 12

图 10. 有作物残渣发酵饲料的使用计划 (Source: http://www.slideshare.net/mik1999/sustainable-livestock-1-cattle-and-hogs)

在 Aloha 之家我们选择在猪的整个生命阶段就一直维持初始阶段的饲料比 例,减少全部蛋白质的同时增加蔬菜饲料的比例。图 10 概括了我们农场中的 猪在发展阶段的安排。不要给断奶的猪收割-搬运型食物。对成熟的猪,可以给 他们来自农场的更多的“自由食物”包括农作物残渣和收割-搬运型食物。

总结

小规模的猪食生产能通过当地生长的和农户自制的投入实现。提前两个星 期的计划生产将确保营养的发酵食物的稳定供给。如果你能通过高效生产给自 己提供高质量的投入,并生产你自己的饲料,你将因为资本投入的降低获得更 多收益。

参考文献

An Introduction to Asian Natural Farming: Pig Production. (2013). ECHO. Retrieved from https://c.ymcdn.com/sites/ members.echocommunity.org/resource/ collection/F6FFA3BF-02EF-4FE3-B180- F391C063E31A/An_introduction_to_ Asian_Natural_Farming_-_Pig_Production. pdf

Are the Free-living Wild Board Pure Bred Wild Boar? (n.d.). British Wild Boar. Retrieved from http://www.britishwildboar. org.uk/index.htm?purity1.htm

Belay, A., Kato, T., & Ota, Y. (1996). Spirulina (Arthorospira): Potential Application as an Animal Feed Supplement.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8, 303-3011.

Bocek, A. (Ed.). (n.d.). Water Harvesting and Aquaculture for Rural Development. Auburn University. Retrieved from http:// www.ag.auburn.edu/fish/documents/International_Pubs/Water Harvesting/English/ Introduction to water harvesting.pdf

Carman, Judy A., Howard R. Vlieger, Larry J. Steeg, Verlyn E. Sneller, Garth W. Robinson, Catherine A. Clinch-Jones, Julie I. Haynes, and John W. Edwards. (2013). A Long-term Toxicology Study on Pigs Fed a Combined Genetically Modified (GM) Soy and GM Maize Diet. Organic Systems. Retrieved from http://www.organic-systems.org/journal/81/8106.pdf

Cruz, P. (1997). Aquaculture feed and fertilizer resource atlas of the Philippines. FAO Fisheries, Technical Paper 366. Retrieved from http://www.fao.org/ docrep/003/W6928E/W6928E00.HTM

De Dezsery, A. (2010). Commercial Integrated Farming of Aquaculture and Horticulture. International Specialized Skills Institute. Retrieved from http://www. issinstitute.org.au/pdfs/report_execsum_ DeDezsery.pdf

The Organic Farmer. How to Make Your Own Pig Feed on the Farm. (2015). The Organic Farmer, Kenya. Retrieved from http://www.theorganicfarmer.org/Articles/ how-make-your-own-pig-feed-farm

Igbinosun, J., O. Roberts, and D. Amako. (1988). Investigations into the probable use of water hyacinth (Eichornia crassipes) in tilapia feed formation. Nigerian Institute for Oceanography and Marine Research. Technical Paper 39.

Iqbal, S. (1999). Duckweed Aquaculture. SANDEC Report, No 6/99. Retrieved from http://www.protilemna.com/docs/Duckweed%20Aquaculture%20Potential%20 Possibilities%20and%20Limitations%20 SANDEC.PDF

Kalita, P., P. Mukhopadhyay, and A. Mukherjee. (2007). Evaluation of the Nutritional Quality of Four Unexplored Aquatic Weeds from Northeast India for the Formulation of Cost-Effective Fish Feeds. Food Chemistry, 103, 204-209. http:// 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 S0308814606006303

Martin, Franklin W. (1993). Forages. ECHO. ECHO Technical Note. Retrieved from https://c.ymcdn.com/sites/members. echocommunity.org/resource/collection/E66CDFDB-0A0D-4DDE-8AB1- 74D9D8C3EDD4/Forages.pdf

Meyer, R.O. (1993). Suggestions for Raising Growing-Finishing Swine in Dirt Lots. University of Florida. Retrieved from http://mysrf.org/pdf/pdf_swine/s10.pdf

Mikkelson, K. (2005). A Natural Farming System for Sustainable Agriculture in the Tropics. Retrieved from www.lulu.com/mik

Murnyak, D. (2010). Basics of Raising Tilapia & Implementing Aquaculture Products. ECHO. ECHO Technical Note. Retrieved from https://c.ymcdn.com/sites/ members.echocommunity.org/resource/ collection/E66CDFDB-0A0D-4DDE-8AB1- 74D9D8C3EDD4/Fish_Farming.pdf

Agroforestry.org. Nitrogen Fixing Trees Start Up Guide. (2008). Sustainable Agriculture Research and Education, Western Region. Retrieved from http://agroforestry. org/images/pdfs/nftguide.pdf

Rea, John C. (1993). Meeting the Protein and Amino Acid Needs of Swine. Department of Animal Science, U. Missouri. Retrieved from http://extension.missouri. edu/p/G2350

Skillicorn, P., W. Spira, and W. Journey. (1993). Duckweed Aquaculture: A new aquatic farming system for developing countries. The World Bank. Retrieved from http://infohouse.p2ric.org/ref/09/08875.htm

Tancho, Dr. A. (2015). Natural Farming. Maejo University.

Thai Natural Hog Farming. Retrieved fro http://www.thainaturalfarming.com/index. php?lay=show&ac=article&Id=64977&Ntype=2

Watson, H.R. and W.A. Laquihon. (1985). Sloping Agricultural Land Technology (SALT). Retrieved from http://www. sommerhaven.org/prac_app/sus_ag/t_ pac_salt1.pdf

The Soy Controversy References Cited

Campbell, T., & Campbell, T. (2005). The China study: The most comprehensive study of nutrition ever conducted and the startling implications for diet, weight loss and long-term health. Dallas, Tex.: BenBella Books.

Chang, K. C. ed. (1977). Food in Chinese Culture: Anthropological and Historical Persepctives. New York: Yale University Press.

Enig, M. and S. Fallon. (1999). The Oiling of America. Nexus Magazine. Retrieved from www.WestonAPrice.org

Harras, Angela, Ed. (1996). Cancer Rates and Risks, 4th Edition. Diane Publishing. IEH assessment on Phytoestrogens in the Human Diet. (1997). Final Report to the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Fisheries and Food. Leicester, and Institute for Environment and Health (IEH).

Messina, M. et al. (1994). Soy intake and cancer risk: A review of the in vitro and in vivo data. Nutrition and Cancer, 21.

Nagata, C. et al. (1998). Decreased Serum Total Cholesterol Concentration is Associated with High Intake of Soy Products in Japanese Men and Women. Journal of Nutrition, 128, 209-13.

Natural Medicine News. (2000). L & H Vitamins. Long Island City, New York.

Nienhiser, J. (2003). Studies Showing Adverse Effects of Dietary Soy, 1939- 2014. The Weston A. Price Foundation. Retrieved from http://www.westonaprice. org/health-topics/studies-showing-adverse-effects-of-dietary-soy-1939-2008/

Nienhiser, J. (2003). Studies Showing Adverse Effects of Isoflavenoids, 1939- 2013. The Weston A. Price Foundation. Retrieved from http://www.westonaprice. org/health-topics/studies-showing-adverse-effects-of-isoflavones-1950-2010/

Rackis, J. (1974). Biological and physiological Factors in Soybean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il Chemists’ Society, 51:1, 161-174.

Rackis, J. et al. (1985). The USDA trypsin inhibitor study. I. Background, objectives and procedural details. Qualification of Plant Foods in Human Nutrition, 35:3, 213-242.

Searle, C. (1976). Chemical Carcinogens,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 ACS Monograph 173.

Torum, B., & Wilke, H. (1979). Nutritional Quality of Soybean Protein Isolates: Studies in Children of Preschool Age. Soy Protein and Human Nutrition. New York: Academic Press.